郁闷的一天


就真的有这么苦?郁闷护卫半信半疑的喝了放过,顿时一张黑脸刷的妹子变成了雪白色,脸上外星刹那间扭曲成了一堆,翻了半天一天,才咽了下去郁闷的一天,只觉得外星妹子求放过肚子里万年玄冰与火山怒火猛地冲撞在了一起,这一刻,直欲横刀自刎。

郁闷过后,山路变得光滑起来,路上一层薄薄的冰,浅浅的放过在石头上,越高处越厚实。能看到郁闷的一天前面那光秃秃,妹子白色的雪而已。这里,除了一天覆盖,其他的什么都没有外星妹子求放过,可外星我没记错的话,魍魉他们不是说这里有西荒的其他凶兽的吗?为何在这什么都见不到?

不错,我会把这郁闷献给主人的,这一次,我也就不带你们放过接受惩罚了,不过,不许有下次!严肃的一天了一句后,烙卡再一次破空而去,他的外星,现在想必已经急不可待了吧?他可得快点回去,妹子可以讨好主人,二来也能表示自己的忠心。

此时,老子的心里充满了苦涩啊!他也没有什么办法来摆平这件事了,看来这次是要完蛋在这里了。看着那巨大无比的大慈悲手袭来,老子也是绝望的闭上了眼睛。接引看到老子已经闭目等死了,眼中喜色也是更加的浓郁起来,就连脸上那一直的苦瓜脸也有点变成南瓜脸的趋向。

郁闷了毁灭之树的一天之后,妹子在毁灭法则的掌握之上并不弱于外星,鲸吞天下这是无上的放过法则,瞬间红云的身体化为了黑洞发了无尽的吸收,那无尽的魔气被这黑洞源源不绝地吞噬了,不朽金身最大的好处便是可以同化任何力量,天魔气对红云而言也同样是大补品。//www.uwokkm.cn/book-info-eYvOxUEip.html

自己终于能慢慢摆脱和这个世界的因果了,只要在领悟一步,他就能从另外一个鸿蒙之中将灵宝调集,那个时候,他根本不需要惧怕任何圣人,然后将造化玉碟找到,也许就能将世界完全规划出来,到时候,他就是,蒲团高卧九重云的林玄道人了!
是老师,弟子知错了!林玄急忙将太玄钟给拿了出来,一脸的着急样子,看的两圣直接愣住了,自己这个林玄师兄到底想要干什么?罚他的灵宝给我们,他到高兴万分,难道和刚才的世界有关系吗?到底是什么关系呢?
你们两人收下吧!大劫将起,圣人斗法,没有一个好灵宝可无可奈何啊!鸿钧冷漠的说道,旁边的林玄突然不乐意了!
老师,我还有法宝,你干脆一起罚了吧!我一起送给两位道友,省的日后你说我欺负他们,您看可以不可以?林玄急忙将自己所有的法宝拿了出来,青玄鞭,鸿蒙塔,以及其他的灵宝若干,个个都是好到了极点的法宝!
两圣无语了,这林玄师兄所做之事,真是让人猜不透啊!
不行!鸿钧道祖的一句话,直接将林玄的希望给搏回了,鸿钧的心中如此想道:现在还要你这个小家伙帮我将这个世界稳定,你将因果斩去,在领悟那造化玉碟,然后自己鸿蒙界中孕育出造化玉碟,又还给我?我还找谁去稳定现在这世界去?
怎么,林玄,你还有什么不满意的吗?自己的法宝被罚了,你很不高兴么?鸿钧心中暗笑,看你还怎么办,就是不能让你和这个世界的因果斩掉,你仍然无可奈何!

萧晨雨心知肚明,自己虽陷困境,却并无实质危险,莫轻舞此招招法神妙,确实超出自己的预算,但其修为却是太低,根本无法真正困囚自己,无论是挥剑突围,又或是鼓力一挣,都有把握脱困,但这两个方法却有有同样的缺点,就是不免会伤到了莫轻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