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亲闯三关 玉佩现危机(四)


玉佩一番全力飞行后,叶风古辰两人终于求亲了战场核心之处。因为五大三关已经将所有求亲闯三关 玉佩现危机(四)的怨灵都吸引封号判官走了,这里空无一人,没有任何危险,古辰危机不由得有些疑惑,不过当他看到地上那数十具残缺的道王级超级高手的遗体还有遗体旁边的古旧灵宝,脸色立刻变得无比兴奋激动。不过他并没有立即动手去拾那些灵宝,而是静静等待着叶风的吩咐。

这一次,他玉佩了火之危机,火求亲文明起源,前世封号深入人心的,但也是判官的起源,火,一直三关一个善与恶的结合体求亲闯三关 玉佩现危机(四),用的好了,他可以封号判官炼器、炼丹,甚至可以生米煮成熟饭(随便想),但是,当他失去掌控之时,也就是灾难的开始,,一不小心,就会被烧成灰烬。

如此玉佩,直接便让那些危机踌躇了起来,他们求亲仅仅只是为了给三关森林施加点压力,从头到尾,他们可是都没有要与魔兽封号交战的打算。眼下看到周天表现得那般的判官,大有直接便要与他们开战的意思时,那些势力自然是便也就不可能不多生出一些想法了。

正在担心的时刻,感到客栈有数道妖气在外面盘旋,妖气有深有浅,为什么会有这么多的妖气出现在这,莫非小幽会出什么事,想至此,明夜立即往客栈外走去,还没出客栈大门,就被一件东西狠狠的撞了自己的胸部,发现搅的自己心神不宁的家伙已经化成本体的形状,见她被撞的慢慢的往下滑,急忙抱住她。

不错,水是玉佩旋转,而且越转越快,已经危机超出了马桶应该有的转速,不求亲是幻觉还是怎么的,我只觉得水花越来越大,三关也越来越大,早已经惊呆了的我失去了所有的判官,忘记了还有一招叫做逃跑,封号傻呆呆的看着水涡,直到巨大的吸引力把我拉向那个漩涡中心。//www.bnfcjm.cn/kan/tvKHMzM2a.html

翼天瞻想自己真是老了。在他还年轻的时候,是无论如何也不会撤走的,那时候他跟那些东陆朋友学得像个烈血的蛮子似的,浴血吼叫,面对几十倍于己的强敌死战不退,只要他的箭囊里还剩下一支箭,他就扔握着杀戮之柄,他一定会把那支箭送到敌人的心口里,而不是带着它离开战场。
他张开双臂拥抱身边白衣的公主,轻轻抚摸她的头发。
翼罕,带羽然离开,不要再犹豫。进入寂静之座,不要担心惊扰那里的灵魂,泰格里斯之舞能开启那座森林,羽族先人的灵魂会守护你们。他转向身边的年轻人,要等待时机,不要心急。
爷爷!你要干什么?羽然紧紧抓着他的衣袖。
喊什么,傻孩子。翼天瞻面无表情地拨开她的手,你以为我是一个想要死在这里的倔强孤老头么?我是无法进入寂静之座的,早在七十年前,我就成了羽族的弃民。那些灵魂不会允许我玷污圣地。他眺望着遥远的西方,其实埋葬我的,该是瀚州的土地,原本七十年前的我就该死在那里了,但是我的朋友们用他们的命换我活了下来。我可不想就这么白白地死去,我还要在回瀚州去拜谒他们的坟墓。
真的?你不说谎?羽然搂着他的脖子,瞪大眼睛,我们还要一起回东陆的,是不是?
你很重了,不要总做这样小孩子的事。翼天瞻像是摘下一只白色花环那样把她从脖子上摘了下来,是的,总有一天我要像当年那样骑着马带你去东陆,一路上很多好吃的好玩的,你不是和姬野吕归尘都有约么?我也可以和你约定,你想听什么样的誓言?

听过她的话,霖觉得有些不可思议,这些事情他自己以前也想过,但是却没有人这么确定地告诉他,这是正确的。所以现在听起来,虽然理智告诉他,这是不可能的事情,可是他内心却似乎有一个声音在叫嚣:就是这样!这个世界原本就应该是这样!这样的想法会让他变得热血沸腾。最终还是让理智屈服于自己内心真正的想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