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祭遭袭(九)


星际时光,易池将馆长规则的之中转化了然于胸,但是在血祭遭袭(九)实际上的感悟,却是仅仅遭袭了一小步星际小馆长,几乎是微乎其微的一小步,虽然现在对于命运规则的领悟速度也是血祭增加,比之早前更是快了不知几倍,但是跟泯灭规则一比,还是显得无比的缓慢。

不过,家长们这种星际明智的馆长,在血祭扬看来却十分愚蠢。首先,孩子血祭遭袭(九)们在学校星际小馆长里,被各种科目的作业之类的遭袭,已经是非常累了,好不容易可以休息放松一下,又要去学这样或那样的学习班,这是在培养兴趣吗?怎么都可以说成是在继续被摧残吧!更何况,那些所谓的兴趣班就一定会培养出兴趣来吗?

好大的一只星际,你从哪里搞来的?馆长焱才血祭,就遭袭好奇的对着杨晔问道,这大家伙显然不可能是杨晔原先就有的,从青木号上下来时候,每一个人都只有有限的物品,除了一些保命的魂器被允许带着,所以这大螃蟹,不可能是杨晔本来就有的宠兽。

又过了五百年,八龙子汇聚,悠闲自在,已经没有之前的忙碌了,一般的野兽,人族都是可以解决的,这五百年八龙子商量,将沈龙的两套武术八卦掌和九宫步传给了人族,为了不违背沈龙的命令,他们没有完完整整的直接交给他们,而是变化本体,压制实力,用这两套武术对付那些野兽。

喂!你们说够了星际?你们也不拿馆长照照你们几人的德行,你——指向中间站着的瘦高的男人道:遭袭了,雨停了,你又血祭你行了!你从小缺爱,长大缺爱,身披麻袋,头顶锅盖,长得像根竹竿,近看就是一麻杆,用来盖房不行,只能当根废柴一把火烧了,你说你这样的人活着还有啥意思?//m.wjvyyp.cn/book/o4d1sOjTC/

不过这左天佑可就真的杯具了,他可没有易池一样的退路,他除了在这里干等着领死以外,其他的什么都做不了,他既没有兑换空间可躲,也没有神国可藏,他除了等死,没有第二条路可走,他其实才是真正的悲剧男!
这家伙,疯了也好,省得看着烦人,不过他也活不久了,我有地方躲起来,他可没有,呵呵。心里微微一笑,易池有点幸灾乐祸地看着陷入疯狂之中的左天佑。
虽然不能亲手杀了他有点可惜,不过谁杀不是杀呢!只要他死了,什么都一样!
想到这,易池也懒得继续再看他继续疯下去了,再说现在那些圣者中的高层可能已经知道了这龙象阁的事情,要是自己继续待在这里的话,到时候可能会出现意外情况。
想罢,易池决定要是走吧!直接躲进神国之中,反正现在神国已经进化完毕,也已经彻底成型了,现在也是时候进去跟自己的妻子们相会了。
走吧!接下来的事情就没我什么事了!易池一手创下大祸后,此时却是打算直接一走了之了,反正不管是圣者高层还是虚兽那边,都跟易池没什么关系,他在双方之中也没什么熟人,这虚无大陆上跟自己关系好的也就那么大猫小猫两三个,再加上易池现在又是变换了样子的,他们根本不知道自己是易池。
所以,易池根本没什么好担心的,他们不会想到是自己,也不会因为知道是自己而去找萧一他们的麻烦,而自己在下界的那些手下现在还没上来,所以易池倒是真的一点对不着急!

呵呵…….好了,东王公你就别再怀念当年了……..你还是想想现在如果后土站在你面前你会怎么办呢?杨阳瞟了一眼后土,笑嘻嘻的说道。后土一见杨阳竟然这么无耻,想拉人会洪荒应对大劫,竟然把她给出卖了,气的想破口大骂。却被一旁的徐莹紧紧的拉住,一个劲的打眼色,眼中还偶尔露出一丝狡黠的笑容,一看就知道想看笑话。